觀點

 

 

 

 

 

 


發揮黃金的策略配置作用

  • 以黃金作為分散風險的核心資產,可在多元資產投資組合中發揮長期策略配置作用。
  • 過往黃金與大部分其他資產類別相關性較低或呈負相關,可助長線投資者進行策略配置。

當市場出現調整、地緣政局動盪或美元持續疲弱時,黃金通常被視為財富保值的避險策略之一。我們認為以黃金作為分散風險的核心資產,可在多元資產投資組合中發揮長期策略配置作用。

隨著可投資的資產類別不斷擴闊以及轉換不同資產相對便捷,目前市場上的一般多元資產基金已與過去股債「平衡型」基金有所不同。

過往黃金與大部分其他資產類別相關性較低或呈負相關,可助長線投資者進行策略配置。我們將在下文探討黃金相關資產在不同時期如何發揮分散投資組合風險、對沖尾部風險以及對沖通脹風險的作用。

 
 

 

黃金與主要股票市場相關性較低或呈負相關,可在多元化投資組合中發揮分散風險的作用。

 
 
 
黃金與主要債券市場相關性較低,進一步凸顯其在多元化投資組合中分散風險的潛力。
 
 
「雖然投資者會首選預期風險調整回報較高的資產類別,但應同時物色相對走勢各異的資產類別,藉此分散投資組合風險。」
 
 
1. 提高投資組合分散風險的能力
 
構建多元資產投資組合時,投資者不僅要考慮個別資產類別的潛在或預期風險回報特徵,亦須考慮該資產類別與其他投資工具的相對走勢。雖然投資者會首選預期風險調整回報較高的資產類別,但應同時物色相對走勢各異的資產類別,藉此分散投資組合風險。
 
資產類別相關性較低,有助降低投資組合波幅,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有利於提高投資組合分散風險的能力,以及提升投資組合整體風險調整回報。圖1及圖2說明過往黃金與主要股票及債券市場的相關性。相關性極低或呈負相關凸顯黃金可長期發揮分散多元資產投資組合風險的優勢。
 
2. 對沖尾部風險

過往市場表現低迷時,黃金可用於紓緩尾部風險,因在股市回調期間,黃金價格往往趨升。圖3顯示過往發生「黑天鵝」事件時期,黃金可帶來不俗回報,且表現較其他資產類別優勝,反映在多元資產投資組合中選持黃金,可能有助投資者減低市場波動的影響,並降低投資組合的跌幅。
 
 
由於與其他資產相關性較低,黃金在發生尾部事件時的表現凸顯其具備分散風險的優勢。
 
 

 

黃金對沖通脹的優勢。

3. 對沖通脹

我們分析自1970年以來黃金的表現,可見黃金在不同通脹環境下均能夠發揮保值能力。

在美國年通脹率低於2%時,黃金價格以平均每年6.7%的漲幅攀升。此外,在年增長率為2%-5%的通脹溫和時期,黃金價格平均每年升幅達到7.4%。在年通脹率飆升至5%以上時,黃金可充分發揮其保值能力。在此時期,黃金價格平均每年升幅高達15.2%。[1]      

過往黃金價格亦受實際回報率影響。1980年代及1990年代黃金價格並未上升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由於其他資產類別表現出色。相反,黃金價格在債券等資產實際回報率較低的期間則會上升。我們比較黃金價格與實際回報,以美國10年期國庫票據收益率減美國核心消費價格指數(食品及能源除外)計算實際回報(見圖4)。

國庫票據的平均實際回報率在1980年代為4.50%,1990年代則為3.44%。踏入新世紀最初十年,實際回報率持續下降,平均為2.28%。2010年至今平均實際回報率急跌,僅為0.60%,與全球金融危機以及其後主要央行推行量化寬鬆計劃等極端政策有關。實際回報率以往處於如此低水平可追溯至1970年代,當時平均為1.02%。金價由1971年的每盎士43美元上升至1979年年底的512美元,主要原因之一是實際回報率低迷。如圖4所示,過往逾35年環球通脹減緩及全球各地實際回報率普遍偏低甚至為負值的情況延續至今,持續利好黃金價格走勢。


用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投資黃金

雖然直接投資於實物金條是投資黃金的最直接方式,但可能持續產生較高的運輸、存儲及保險費用。

黃金開採公司可能會受到黃金價格影響,但這些公司的增長及表現亦取決於其他因素,包括高效管理、生產成本、黃金儲備及開採。

希望投資黃金的投資者廣泛使用黃金期貨進行投資,其具備在交易所以標準合約進行買賣的優勢。投資期貨毋須事先投入全部投資金額,這對於期望利用槓桿效應的投資者較為可取,但期貨合約須定期轉倉以維持倉位,這意味著對於較長期策略配置而言,黃金期貨持倉會持續產生管理費用。

涉及貴金屬投資策略的美國上市互惠基金平均價格較黃金ETF為高。[2]側重貴金屬策略的全部美國互惠基金資產加權平均費用比率略低於102個基點,而由實物黃金支持的美國上市ETF的資產加權平均費用比率約為37個基點。此外,投資於實物支持的黃金ETF有助減少上文提及的多項顧慮,因這個投資工具致力以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投資於黃金。

 

詞彙表

彭博巴克萊7至10年期美國國庫券指數:追蹤美國政府債券市場表現的指數,包括於公開市場買賣、年期介乎七至最多(但不包括)十年的美國國庫券。

彭博巴克萊新興市場美元綜合債券指數:硬貨幣債券指數,涵蓋新興市場主權、半主權及企業債券發行人發行的定息及浮息美元計值債券。

彭博巴克萊歐洲綜合企業債券指數:衡量以歐元計值定息投資級別債券市場(包括國庫券、政府相關、企業及證券化債券)表現的指數。

彭博巴克萊美國綜合債券指數:衡量以美元計值定息應稅投資級別債券市場表現的指數。

彭博巴克萊美國企業債券指數:衡量定息應稅投資級別企業債券市場表現的指數。

彭博巴克萊美國企業高收益債券指數:衡量以美元計值定息高收益企業債券市場表現的指數。 

彭博巴克萊美國國庫券指數:衡量由美國財政部發行的以美元計值定息名義債券表現的指數。

彭博商品指數:廣泛多元化商品物價指數。核心消費物價指數:衡量通脹的指標,但不包括食品及能源等價格較為波動的商品。

倫敦金銀市場協會黃金價格:由倫敦金銀市場協會設定的黃金現貨價格。

MSCI所有國家世界指數:衡量23個成熟市場及24個新興市場國家大中型股表現的指數,佔全球可投資股票領域約85%。

MSCI亞太(日本除外)指數:衡量亞太地區4個發達市場及9個新興市場國家大中型股表現的指數,佔每個國家約85%自由浮動調整市值。

MSCI新興市場拉丁美洲指數:衡量5個拉丁美洲新興市場國家大中型股表現的指數,佔每個國家約85%自由浮動調整市值。

MSCI歐洲指數:衡量15個歐洲成熟國家大中型股表現的指數,佔歐洲發達市場股票領域約85%自由浮動調整市值。

MSCI日本指數:衡量日本市場大中型股表現的指數,佔日本約85%自由浮動調整市值。

標普500指數:涵蓋500隻股票的市值加權指數,反映由經濟學家精選公司組成的大型股表現。

美元指數:衡量美元對其他外幣匯率的指數。


重要風險披露

商品及商品指數掛鈎證券可能受整體市場走勢、利率變動及其他因素(例如天氣、疾病、禁運或政治及監管局勢發展以及投機者及套戥者進行相關商品的交易活動等)影響。美元與非美元貨幣之間的貨幣匯率可能於短期內大幅波動,並導致投資價值下跌。若頻繁買賣 ETF,會大幅增加佣金及其他費用,從而可能會抵銷低費用或低成本實現的任何費用節省。分散投資並不保證利潤或避免虧損。投資於商品涉及顯著風險,並不適合所有投資者。概不保證能夠維持高流動性的ETF股份市場。

世界黃金協會的名稱及標誌屬註冊商標,並在世界黃金協會的允許下根據許可協議使用。世界黃金協會對本資料的內容概不負責,且對使用或依賴本資料內容亦不承擔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