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   黄金

黃金:原始流動性另類投資

  • 有關市場估值及股票和債券全球宏觀風險的不確定性突顯投資組合多元化的重要性。
  • 增加流動性另類資產類別可能有助投資者減輕風險,但從過往表現看來,黃金可能在投資組合發揮更大效用。

Maxwell Gold,特許金融分析師
Diego Andrade 刊登日期


一年之內可能有多種變化。隨着全球經濟因更廣泛疫苗分發而開始重新開放,風險資產繼續成為眾多投資者的討論中心。然而,這種持續看漲的情緒隱含若干上升的風險—股票市場估值過高,加上債券收益率仍低於通脹,導致潛在的不對稱回報概況。

這些因素突顯出多元化的重要性,而黃金這種原始流動性另類投資,就一直具備這項特點。黃金是最古老的金融工具之一,歷史可以追溯到數千年前,而且與其他流動性另類投資相比,黃金可能為投資組合帶來獨特的風險緩解和多元化特徵。

經歷強勢的2020年後,黃金在去年夏季達到2,067美元/盎司的歷史新高,1年初至今的黃金表現仍然疲軟,如下圖所示。部分投資者聲稱,最近表現出眾的其他流動性另類投資,甚至是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應該取代黃金在投資組合中的角色,成為首選的多元化工具和潛在投資組合對沖工具。

圖1:年初至今表現

增加流動性另類資產類別(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REITs)、自然資源、全球基礎設施、流動性對沖策略或廣泛商品),可能有助投資者減輕傳統60/40投資組合中的風險。但從過往表現看來,黃金作為原始流動性另類投資可能在投資組合發揮更大效用。

在尾部事件中保護投資組合

在狂熱的牛市(正如現時的市場環境)中,降低風險可能不是當務之急,卻依然無比重要。現在情況更是如此,考慮到若真的出現盤整,股票和債券的不對稱回報概況的基本支持(高估值、低收益率)就會減少,儘管經濟重新開放將繼續成為短期內增長的因素。

下表顯示持續下行風險緩解的有關方面,表明在過去十年中,每當股市下跌超過10%,與傳統60/40投資組合相比,10%的黃金投資組合配置將使投資組合跌幅平均減少161個基點,而對大多數其他流動性另類投資進行相同配置則會產生反效果,導致平均跌幅增加。

圖2:黃金在市場受壓時期減少跌幅

風險資產的真正替代品

黃金不僅與全球股票/債券投資組合有低相關性,同時具有低貝塔係數。雖然相關性顯示兩個資產變動的方向性趨勢,但貝塔係數試圖計量解釋能力並量化潛在因果關係。

能解釋黃金表現的不僅僅是全球股市和債券市場的變化。黃金受自身市場的基本面(珠寶、技術、央行和投資形式的黃金需求,以及全球黃金供應的變化)所推動。與黃金相比,其他流動性另類投資和比特幣對全球股票/債券投資組合有更高貝塔係數;表明其表現是由該等市場決定。這可能導致投資組合多元化的有效來源減少。

圖3:黃金是有效的投資組合多元化工具

波動可導致錯誤的投資決策

在增加流動性另類投資時,了解風險價值非常重要,因為高波動性會造成恐慌和不確定性,導致非理性投資決策。在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出現之前,由於黃金的潛在波動性,投資者有時會對黃金的配置感到猶豫。黃金有時會有大幅波動,但如下表所示,即使處於最波動時,黃金亦與全球股票相當,而全球股票的波動性理論上應該較小,因為全球股票屬一籃子多項股票,而黃金屬單一資產。與預期一樣,比特幣的波動性遠大於流動性另類投資,在過去12個月內,波動性幾乎超過黃金的五倍。雖然比特幣波動率最近從174%下降至86%,但仍高於2008年金融危機最嚴重時期黃金和流動性另類投資波動率所經歷的峰值。在此期間,REITs的波動性最大,1年期年化波動率在2009年達71%的峰值。2同時,黃金在2009年與全球股票一樣,滾動1年年化波動率達33%的峰值。3

圖4:黃金的波動較年化波動率溫和

繼續持有黃金以應對未來風險

在今年下跌多達10%後(受收益率上升和美元走強推動),黃金的看跌峯值可能已經出現。在第二季度,黃金ETFs出現正資金流入,顯示在2020年為對沖COVID-19干擾而建立黃金倉位的投資者現在可能已經平倉該等倉量。其餘ETF持有人可能是尋求多元化和防範未來市場風險的戰略和戰術投資者組合,當中未來市場風險包括通脹、美元走弱或貨幣政策失誤。

圖5:全球對黃金ETFs的需求持續增長

理想情況下,有三個主要投資組合構建目標:資本增值、收益和下行風險管理。在牛市中,有時很難專注於第三個目標。但該目標仍是有需要的,應該考慮另類投資。然而,並非所有另類資產都具適當多元化水平。總體而言,無論在考慮增加資產配置中另類投資的投資者已付諸行動,抑或主要專注於傳統資產,黃金(即原始流動性另類投資)可能是傳統資產配置模型的潛在強效輔助,並可能在將來提升投資組合的表現。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