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1年通脹風險下,黃金可望表現理想

觀點   •   黄金

在2021年通脹風險下,黃金可望表現理想

  • 全球再通脹和經濟復甦引發了對高通脹的憂慮,債務水平不斷上升、赤字和美元貶值可帶來更加微妙的通脹風險。
  • 黃金可能顯示出低於其他實物資產的價格通脹敏感度,但在通脹升溫的情況下可能提供更加高效的多元化優勢。

Maxwell Gold, CFA,
黃金策略主管


2021年3月


隨著全球經濟繼續顯示疫情導致的衰退 正在復甦的跡象1,投資者轉而關注通脹風險。增長加快和經濟活動增加(消費者和製造業)帶來的再通脹壓力是該等通脹憂慮的核心來源。為此,很多投資者轉向黃金以作為此類通脹的潛在對沖。雖然黃金在極端物價通脹和通縮期間一向是資金庇護所,但極端物價通脹的風險目前仍然保持低水平。相反,投資者應該專注於導致美元走弱的貨幣型通脹風險(源自鴿派政策和流動性上升),以及黃金在此環境下可提供的潛在優勢。

淡靜但真實:貨幣貶值引發的通脹

美元與美國通脹預期長期存在緊密的反向關係。這源自以下事實:美元貶值本質上會引發通脹,因為貶值降低了美國消費者、投資者和債券持有人的購買力(見圖1)。導致美元貶值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將有助於透過上述通脹效應大幅減輕債務負擔——美元疲弱透過出口支持經濟增長及減少現有債務水平的負擔。此外,財政刺激一般會弱化貨幣的中期前景。為了應對新冠病毒的經濟影響而擴大美國赤字開支及資助其他國內優先項目(例如基礎設施)的可能性導致美元的中期前景暗淡,但可能有利於黃金。

黃金與美元的負相關關係 已經確立,並且黃金在近五十年美元熊市期間取得優於股票、廣泛商品和債券的強勁表現,詳見圖2。在1973年以來的美元熊市期間,黃金平均錄得142%的累計回報,而不出意料的是,黃金在美元牛市期間的平均跌幅為7%。這種不對稱性突顯出長期而言,持有黃金以防範貨幣貶值帶來的收益遠遠超過在貨幣升值期間持有黃金的任何虧損。

此外,美元即期匯價的上次高位於2016年12月28日創下,自此之後的美元跌幅約為11.5%3 與美元熊市28%的平均累計跌幅相比(如下所述),這表明美元未來還有進一步下跌的空間。財政開支再加上長期低政策利率可能不利於美元,但它們可能仍然是黃金的重大利好因素。

貨幣刺激和流動性帶來的通脹

投資者應緊密關注的另一類通脹是貨幣型通脹。雖然貨幣型通脹與法定貨幣貶值關聯,但需要強調貨幣型通脹的一個重要特點,即它與金融資產估值上升相關。全球中央銀行繼續增加資產負債表的債務,以回應新冠病毒疫情。它們的行動路線與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回應極其相似。截至目前為止,四國集團中央銀行(美聯儲、英倫銀行、歐洲央行和日本銀行)持有的債務已被增至近24萬億美元,在該等經濟體的合計國內生產總值(GDP) 中的佔比達55%。4

四國集團的刺激相關活動在全球資本市場創造了龐大的流動性,推高風險資產估值及減少儲備貨幣的價值。為此,黃金持有量也相應增加,以潛在抵銷不斷上升的流動性和貨幣型通脹風險。事實上,投資者和全球央行的全球黃金持有量自從2008年開始實施極端貨幣政策行動以來一直穩定增長(見圖3)。只要中央銀行家持續推行透過發債增加流動性的策略,投資者可預計風險資產估值更加波動及法定貨幣貶值,該等因素可能繼續提振作為貨幣型通脹潛在對沖工具之黃金的需求。

物價通脹的深入探討

透過消費物價指數(CPI)以籃子商品計量的物價通脹是投資者用於計量通脹水平的最常用指標。雖然黃金長期以來都是強勁的儲值工具,但其對於適度物價通脹的敏感度一直較為有限。與基礎設施和天然資源等其他實物資產相比,黃金與CPI月度變動之間的相關係數(以及更重要的貝塔係數)實際上最低,詳見下圖4。

黃金相對於CPI的整體通脹貝塔係數(0.58)與全球60/40股票/債券投資組合(0.52)相若,但是如下圖5所示,黃金與多元化全球60/40投資組合維持較低的相關係數。雖然其他實質資產可能提供相對於CPI較高的通脹敏感度,但其代價是較高的股票相關係數及需承受股票風險因素。黃金與多元化股票/債券投資組合較低的相關係數表明在不降低對CPI長期變化敏感度的情況下進一步多元化的潛力。

在2021年瞬息萬變的風險環境下,黃金與全球投資組合的相關係數持續低於其他實物資產將是一項重要優勢。黃金的長期低相關係數鞏固其在廣泛的各種商業週期中提供更強勁多元化優勢的潛力,即提供高效的多元化,以降低投資組合風險,且有潛力提升投資組合的回報。這種對於多種風險(而不僅是通脹風險)的緩解能力是考慮向黃金和其他實物資產作出戰略配置的關鍵原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