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經濟

增長高峰和寬鬆政策高峰之後的投資環境

在不均衡和多層次的復甦過程中,將會持續實現高於潛力水平的增長。

Global Chief Investment Officer
Chief Economist
Chief Investment Strategist

儘管全世界 仍然專注於新冠病毒疫情的戰疫,但有理由對未來數月感到樂觀。我們認為當前的經濟復甦將繼續帶來高於潛力水平的環球增長;而市場確實在「繼續攀升」。但隨著我們越過復甦動力和寬鬆政策的高峰,接下來的復甦將可能不均衡及分為多個層次。我們的展望仍然面臨眾多風險,包括通脹性質的不確定性。

其他緊迫的問題正在重新浮現。在較低利率的環境下追逐收益率正在促使投資者重新考慮他們的固定收益策略。氣候危機(我們這個時代的決定性挑戰之一)正促使投資者尋找方法,以表達他們對氣候和相關主題的看法。另外,由於中國投資的宏觀理據仍然沒有受到影響,投資者正在尋找進入該市場的最合適方式。我們將在今年的《全球市場展望》中探討以上及其他主題。

2022年展望

從宏觀經濟的角度而言,2021年是不平凡的一年。經濟學家和投資者都在思考新的一年將會帶來什麼。隨著復甦繼續為全球帶來高於潛力水平的增長,我們認為未來的增長將會略為傾向輪換,例如,歐元區與美國的增長將縮窄差距甚至可能平手。

環球的經濟增長非常不均。在新興市場 (EM),由於疫苗接種率滯後、利率上升、選舉不確定性和其他本地政策考慮因素的拖累,增長利淡因素持續存在。在中國,我們已將2022年的增長預期下調至僅5.0%,而且仍然認為近期風險偏向下行。

疫情仍然是表現的重要驅動因素;抗疫之戰目前仍未取得勝利。在商業週期的本階段,保持警惕以繼續抗擊新冠疫情的重要性再怎麼強調亦不為過。這是因為最容易採摘的「重啟」果實已經收穫,而接下來的收益將更難獲取及較為溫和。察看過去一年的出色回報,相比實體經濟,金融市場的情況更是如此。此外,由於金融市場以前瞻性著稱,隨著財政和(特別是)貨幣寬鬆政策的消除,該憂慮到2022年中期將更加明顯。

通脹

在很多方面,主導2021年宏觀經濟的高增長和高通脹雙重動力將延續至2022年。然而,儘管通脹在2021年期間穩步上升,但從2022年中開始應該會穩步下降。目前的年度平均通脹率由於計算方式而仍然高企,但到2022年中期,目前佔據頭條新聞的嚴重通脹擔憂應該會顯著消退。畢竟,基數效應很可能在一年後變為嚴重的利淡因素。儘管如此,我們預計通脹不會突然消失。相反,我們預計會出現一定程度的「通脹輪動」——尤其是在美國——因為住房成本通脹加劇,並抵銷其他領域通脹壓力的緩解。此外,儘管對週期性通脹的憂慮將會消退,但關於通脹潛在結構性變化的激烈爭論可能會持續。我們在這方面觀察的兩個關鍵指標仍然是企業/消費者通脹預期和工資通脹。兩者在2021年均大幅走高,觸及多年高位,但我們需要看到當前水平持續,才能提出令人信服的結構性更高通脹論點。

我們亦認為值得更廣泛考量的是高度寬鬆的宏觀政策、「全球化高峰」情況下持續上升的生產成本、綠色能源轉型帶來的新成本以及環球重新關注公平增長和收入再分配等綜合因素是否會創造一片使高通脹持續生根發芽的肥沃土壤。投資者可能需要考慮針對該等情況採取某些保護措施。

財政和貨幣政策

貨幣政策寬鬆的高峰時刻已經離我們而去。截至目前為止,新興市場中央銀行顯然已率先採取加息行動。鑒於新興市場對食品價格通脹的敏感性更高,並且新興市場的整體通脹預期不如已發展市場穩定,此為合理之舉。預計越來越多已發展市場中央銀行將在2022年期間加入加息行列。

對於美聯儲而言,當務之急是逐步減少資產購買規模,然後結束資產購買。美聯儲很可能在第一季度顯著加快量化寬鬆的縮減步伐,作為在首次加息時間前後創造更多選擇權的預防措施。儘管如此,緊縮步伐仍存在很多不確定性。最近市場劇烈波動,更加激進的緊縮預期打擊大市,之後央行又推遲了緊縮預期的時間。

我們的觀點是我們今天所經歷的大部分通脹已經「融入系統」,即由過往的財政刺激措施及央行無力解決的當前供應鏈挑戰所致。因此,央行透過大幅加息以對抗通脹的努力可能不僅不利於經濟增長,而且亦無法迅速抑制通脹。可幸的是各中央銀行深知這一點,並將尋求重新控制市場和投資者預期。運氣好的話,各中央銀行的任務在未來數月應該會變得更容易,從而可以在2022年至2023年期間實施穩定但逐步正常化的政策。

戰術投資組合定位

在這種宏觀經濟背景下,道富最新的月度戰術投資組合定位(如圖1所概述)仍然支持風險資產,儘管我們留意到展望的短期風險。

圖1:我們最新的月度戰術投資組合定位仍然支持風險資產

資產類別觀點總結

Macro

我們戰術投資組合定位的亮點和最近變化包括:

  • 我們繼續建立歐洲股票倉位,歐股在我們觀察的大多數因素中均得到良好評分。估值、價格動量、質素均向好,銷售額和盈利預測被顯著調高。
  • 因為樂觀的宏觀因素抵銷了負面的估值,美國股市目前看起來合理。價格動量(尤其是長期指標)支持該展望,但投資情緒已經降溫,目前處於中立狀態。我們超配美國細價股和美國大型股。
  • 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進一步走弱的預期支持我們對新興市場惡化的展望 。美元升值不利於新興市場,週期性行業情緒得分亦低。
  • 在固定收益方面,我們增加了對高收益債券的配置,這使我們能夠在獲得額外收益率的同時提高預期回報。
  • 從行業角度而言,我們維持對科技股和金融股的配置,以及對能源股的部分配置。我們輪換必需性消費股,並開始對原材料股進行部分配置。

宏觀要點

經濟復甦將繼續帶來高於潛力水平的環球增長,但復甦也將不均。

  • 歐元區與美國的增長有機會縮窄差距甚至平手。
  • 最容易採摘的貿易重啟果實已經收穫;未來的收益將較為溫和。

高增長和高通脹將延續至2022年;儘管如此,我們認為通脹將從2022年第二季度開始穩步下降。

  • 高度寬鬆的宏觀政策、持續上升的生產成本、綠色能源轉型帶來的新成本以及環球重新關注公平增長和收入再分配可能會創造結構性更高通脹的條件。
  • 中央銀行的努力可能收效甚微,並且也可能損害增長前景。但中央銀行已經意識到這種可能性,並將尋求重新控制市場和投資者預期。

我們仍然在戰術投資組合中超配風險資產,並繼續建立我們的歐洲股票倉位,該等股票的估值具有吸引力,並且在我們觀察的大多數屬性上得分較高。


全球市場展望的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