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續投資

緊跟氣候轉型的步伐

向低碳經濟的過渡可能快於投資者的想像。

EMEA Head of ESG Investment Strategy

氣候變化已經成為全球議程最重要的項目之一。但是我們認為氣候變化對環球宏觀經濟的影響才剛剛開始,並且步伐正在加快。我們認為投資者應將向低碳經濟的轉型視為一個多維度的衝擊事件,該等轉型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蔓延,並將產生重大的監管和經濟後果以及深遠的投資影響。認為市場/經濟中的氣候相關變化步伐將會放緩的投資者可能會大感意外。

更強更快的轉型

近期事件、國家特定激勵措施及多個正面反饋環為2022年及之後加快實現脫碳奠定了基礎。

首先,COP26強調環球行動的緊迫性。根據2015年《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幾乎每個國家均同意共同努力,以將環球升溫幅度限制在遠低於攝氏2度的水平,目標是1.5攝氏度。然而,數據顯示各國離在巴黎宣佈的目標還有很遠距離。COP26被視為各國制定更激進目標的機會,帶來了範圍廣泛的成果。

其次,我們注意到脫碳具有二級效應,可能會推動已發展和新興市場更加積極的參與。例如,地緣政治超級大國(美國、中國和歐洲)在成為氣候領導者的競賽中爭先恐後,因為向低碳經濟的轉型將帶來巨大的機遇(類似於其他顛覆性轉變,例如數碼化)。印度正在尋求成為環球大國,但它也是僅次於中國和美國的第三大排放國(見圖1)。印度在COP26上作出的承諾不如其他國家般激進,但印度作出的淨零承諾仍然是一個重大進展。此外,在當前化石燃料體制下,大多數已發展市場經濟體均是能源淨入口國。因此,脫碳將可以改善該等國家的貿易平衡(見圖2)。

圖1:印度代表加強脫碳的機會

#

圖2:脫碳可以改善貿易平衡

Decarbonization could improve the Balance of Trade

最後,由創新支持的正面反饋環可能會導致可再生能源大量取代化石燃料,而且可能會遠快於很多人的預測。這些反饋環包括:

產量-成本反饋環。隨著可再生能源產量的增加,企業和消費者的成本下降,從而刺激產量增長。另一方面,化石燃料產量的下降意味著利用率降低,從而增加化石燃料成本,並降低需求。由於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減少了石油支出,能源行業現有公司的資本支出已經開始下降,即使原油價格上漲。

技術反饋環。隨著越來越多電動汽車推出,電池成本下降,從而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滲透率。相反,化石燃料需求見頂意味著基於化石燃料的技術創新崩潰。

預期反饋環。鑒於可再生能源需求持續增長,現有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的盈利和營運預測的可信度將會降低。隨著傳統能源公司的模式變化,投資者和政策制定者的看法也會發生變化,從而推動價格走勢及修正預期。

財務反饋環。隨著可再生能源需求的增長導致投資者投入更多資金,可再生能源公司的資本成本下降,從而實現更大的擴張。相反,綠色經濟將迫使化石燃料公司面臨更高的融資成本。例如,根據氣候債券倡議組織,預計到2023年每年將發行1萬億美元的綠色債券,而2021年上半年的發行量為2280億美元。1

此外,更廣泛的社會反饋環、政治反饋環和地緣政治反饋環將進一步加快這種轉型。隨著社會日益關注氣候危機及更加了解可再生能源技術的財務效益,人們可能會改變他們的行為。政客們可能會陸續意識到可再生能源帶來的「收益」多於「痛苦」(見圖3),地緣政治超級大國可能會看到類似的機會,從而導致一場爭先恐後的競賽,加快脫碳運動。

圖3:可再生能源創造的工作崗位可能會改變政策議程

(太陽能工作崗位,百萬)

The rise of solar jobs

對投資者的影響

雖然我們已經看到長期投資撤離能源行業的現有公司,但我們知道大多數多元化投資者仍然透過股票和固定收益市場的各種價值鏈對化石燃料作出重大投資。為了管理氣候轉型,投資者應考慮以下事項:

需要明確他們對化石燃料行業的投資和相關風險。碳排放量大資產的大規模經濟貶值和碳中和資產的升值即將來臨,這種情況既帶來風險,也帶來機遇。充分了解向低碳經濟轉型之監管和經濟影響的投資者可構建更具彈性的投資組合及把握該等機會。使用前瞻性氣候指標的投資組合分析是這個流程的關鍵要素,因此找到有關轉型預測和實體風險模型的正確分析工具對投資者至關重要。

管理和參與日益重要。眾所周知,僅選擇撤資對投資者而言並不足夠,而且有時會減少以可持續方式分配資本所帶來的效益。

監管變化的後果︰改善披露和採用新的財務模型,以整合不斷變化的ESG標準。國際財務報告準則基金會有關成立國際可持續發展標準委員會(ISSB)的公告是為尋求改善ESG披露而邁出的重要一步。將碳定價納入股票市場估值仍然會為投資者帶來建模挑戰,並且定價考慮因素將對估值和信用分析產生影響。

脫碳對企業盈利的影響。協助建立可持續經濟的政府財政政策亦可能導致公司資產負債表由於稅務增加而蒙受損失,即使與家庭分攤所增加的稅務。此外,因為可持續企業的投入和技術仍處於起步階段,脫碳是經濟的結構性通脹驅動因素。這可能會對碳密集型行業造成特別沉重的打擊。在利好方面,投資者可從把握綠色技術的機會中獲利,如低碳鋼鐵和水泥、碳抵銷技術和生物燃料等等。投資者亦可受益於綠色化與數碼化的結合,與氣候變化相關的軟件和人工智能(AI)預計將會加速發展。

結語

投資者將在未來數年面臨氣候意識的拋物線式上升,並且為針對這個現實進行部署而審慎管理投資組合。脫碳日益受關注的驅動因素包括COP26的成果以及將氣候問題進一步推向前沿的眾多正面反饋環。投資者可能受益於更加嚴格的披露要求,但他們也需要在金融模型中有效整合氣候風險和機遇,並且深入了解他們的碳投資。

我們最近對300家機構投資者進行的環球ESG調查結果表明大多數投資者計劃在未來三年制定脫碳目標(歐洲71%、亞太70%和北美61%),數字令人鼓舞。投資者計劃使用廣泛的資產類別以表達他們的氣候目標,並且有別於我們以往的調查,2他們表示採納氣候投資策略的兩大原因是他們對推動經濟轉型和協助解決環球氣候危機的責任。上述調查結果可能意味著很多市場參與者了解脫碳的預期加速,而且也表明投資者的動力。這是氣候相關市場運動的另一個潛在驅動因素。總而言之,我們認為為這種市場格局轉變作好準備是關鍵所在。


全球市場展望的更多精彩內容